并不是科幻的现实

距离“棱镜门”已过去近5年,惯常健忘的大家除了记得当年铺天盖地的新闻外早已不再关心“棱镜门”所反映的事实,甚至于即使是在5年前大肆报道“棱镜门”之时的大家也基本没觉得跟自己有多少关系吧,斯诺登努力向记者强调的要表现事件的核心是信息泄漏,而非他本人。但事实也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大众的猎奇心理远远超出了对于事件本身的关注,斯诺登的本人显然受到了比事件本身更高得多的关注度,“斯诺登很帅”,“斯诺登是卖国者吗?”,“斯诺登近况”…

管理者牵头,媒体渲染包装,科技企业实施,各种新名词层出不穷,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云…社会的精英阶层在向大家绘制一番美好未来的同时一步步挖下大坑。在这里的大多数人对于信息泄漏抱有的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我知道我的信息早就泄漏了,又怎么了?”,对于个人隐私如此漠视,对于个人信息如此冷淡。大肆地享受着“便捷”,吹嘘着独步全球的“移动支付”,被权势者毫无顾忌大肆吞噬着个人信息。

为什么大家对信息泄漏如此冷漠,除了多数人缺乏相关技术常识外,恐怕更是因为根本就没有想象信息泄漏有多严重。

设想一个企业职员的一天,一早出门使用微信或支付宝购买早餐,用滴滴打车或者百度高德导航开车去单位,在途中用Qtunes或网易云听音乐,把车停在pr停车场,搭乘地铁,在地铁上用支付宝充值了地铁卡,从地铁口出来找了辆摩拜或是ofo去办公楼,使用钉钉签到,到了办公室先打开邮箱收一遍邮件,在百度上搜索工作相关内容,使用美团或了么订了午餐,其间用QQ,微信与家人朋友闲扯,下午使用Office,WPS,Pages写文章做报告,快下班时打开豆瓣查查最近上映了什么电影,下班后用淘票票或格瓦拉订了一张电影票,看完电影用支付宝付了商场停车费后回家,回家后打开手机在优酷b站找点视频看了看,在手机上设定好第二天的闹钟睡觉,手上还戴着手环监测睡眠质量。

也许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跟上面一模一样的所有场景,但几乎每个人都会遇到其中几个乃至十几个相似场景,那么对于有能力接触到这些信息的人来说,他能知道这个人多少信息?毫不夸张地说,除了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梦以外(其实甚至可以通过手环检测的心率再结合你的人际关系进行推断你的梦)几乎你的所有信息他都知道。你一整天的行程,你一整天接触的人,你的性格,你的爱好,你的工作,你的小心思,你的小念头,他都知道,并且不止这一天,是每天,每月,每年。同时,人是社会性动物,人于社会必然与其他人产生联系,而当与其他人的联系反馈回此本体,便形成了信息的连结,知悉这个人的长相,性格,健康状况,工作情况,学识水平,社会关系,人际关系,兴趣爱好,禁忌,人生观,价值观…他是最了解你的人,他可以接触到你最底层的内心,你在想什么,你在关注着什么,你在害怕着什么…

如果信息泄漏仅限于互联网已经很可怕,但根据当年棱镜门的报道来看,信息泄漏远非单单互联网这么简单。根据棱镜门的相关报道,NSA有能力有资源收集所有美国电信企业的用户电话,短信数据,不只是接收方和发送方这样一个简单记录,更包含了里面所有内容,同时对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以直接抓取元数据,简单地讲,事实上或许除了对讲机一类简易的短距离通信装置(我还没觉得科幻到如此地步),所有的电子通讯都已经被监控或是泄漏。并且NSA开发了一系列系统对于这样庞大的数据进行处理,同时开发出了大量的使用工具,管理者可以很轻松地通过关键字进行关联检索,可以进行历史搜索,实时搜索,甚至未来搜索(当该关键词在未来被提及时发出警告或执行响应操作),知晓计算机皮毛知识的我在棱镜门之前曾强烈怀疑管理者是否有如此强大的运力和存储空间来处理如此庞大的数据,这真的很像科幻电影,但却是事实。

而千里之外的这个地方,由于我前文提到的大众对于信息泄漏持破罐子破摔,听之任之的态度,管理者悄然在进行着一项又一项看似无大影响实则影响巨大的举动,2015年,《网络安全法》,2016年,《郭嘉网络空间安全战略》,2017年,网络实名制,2018年…不可说
同时,作为全球计算机实力绝对靠前之地,如果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放心,有的),完全可以做到NSA能够做到的绝大多数事情。明面上的墙都已经无需掩藏,暗地里的探头自不会少了。

那么,为什么要对网络监听反感,为什么对信息泄漏反感,我认为原因大体可以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大多数人能够切实感受到的,即自身财产名誉受到威胁,或是正常生活遭受纷扰常见如电话骚扰,精准广告,邮件诈骗等,更高一级别或许与社会工程学有不少联系,对于受害者是毁灭性的,精准而无情。以上也仅仅只是当下可能发生的现象,而对于未来当那些现时的时髦词汇-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物联网…真正成为现实走入社会之时我也想象不到会发生什么,我只知道依靠现行的存储技术将此时的关键信息存储至那时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何况“那时”并不遥远

而更高一层次的影响在于,信息泄漏,网络监听侵害着人作为独立个体的隐私。
何谓隐私, “隐私权的价值在于个人自由和尊严的本质,体现于个人自主,不受他人的操纵及支配。对个人内心领域的侵入构成对其自我存在的严重危害。一个人若可以被任意监视,窃听或干涉,他将无法对自己事务 保有最终决定的权利,势必听命于他人,不再是自己的主宰,丧失其作为独立个体的地位。”(王泽鉴)

No one shall be subjected to arbitrary interference with his privacy, family, home or correspondence, nor to attacks upon his honor and reputation. 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the protection of the law against such interference or attacks(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rticle 12.

隐私权应是现代社会的基本人权,在网络高度发达的当下,隐私权实则又与自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自己不曾了解的领域,切不要依照自己的主观经验进行判断,至少不要随意发表观点,我不是在讲神话故事,也不是在危言耸听,网络安全的共识是,产品的功能越少,业务越简单,越利于网络安全。只是无奈这个地方的管理者把世界上还仅存的那些有良心的技术人员开发的可以一定程度上保护你隐私的东西(如Tor,如Telegram,如DuckDuckGo…)都跟你用墙隔开了,顺便再让这里的企业开发出了一大堆臃肿不堪的软件,生活于这个网络已逐渐不再是新兴事物的当下,个人的确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对抗一整个庞大的信息收集体系的,同样也不可能不去使用互联网世界带来的便利,那么至少个人能够做到的是尽量减少信息的连结,尽量减少自己在互联网上留下的足迹,也许我们终究抵抗不过来自于郭嘉暴力机构的视奸,至少能够让本领不高的信息贩子多绕点弯,赤身裸体行走于肮脏与美好共存的互联网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