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勒芒24小时耐力赛

最近实在是太多事情,很多事情想写写,实在是时间不够,勒芒也都是10天前的事情了,现在才来说说也实在是有些迟了。

说勒芒之前先说说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 世界耐力锦标赛,作为FIA重要赛事之一的WEC近年来越来越颓疲,直接原因当然是奥迪的退出,根本原因则是赛车运动对各国年轻人的吸引力在逐步下滑。

今年WEC的最高组别原型车一组(LMP1)仅有保时捷和丰田两个厂商参赛。由于丰田和保时捷签订了君子协定,2019年之前两支车队都不会对赛车底盘做出任何改动,今年丰田的赛车竞争力很强。值得关注的是丰田日本籍赛车手小林可梦伟在排位赛做出“神之一圈”打破了沉寂多年的勒芒圈速记录。

暂时无法播放,可回源网站播放

今年勒芒丰田派出三个车组,保时捷两个车组,排位赛阶段丰田8号车组,9号车位列1,2,保时捷1号和2号车组位列3,4,丰田9号车组排在第五发车。丰田今年竞争力非常强,保时捷的技术总监也坦言想要取得胜利非常困难。

勒芒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比赛,24小时连续不断驾驶,每个车组配备3位车手,对于车与车手都是一场巨大的考验,近几年的勒芒都十分精彩,去年更是可以载入史册地戏剧性(参阅此处)。

比赛于第一天下午3点开始,发车后不久保时捷2号车组即出现机械故障,赛车抖动严重,悬挂出现故障,回到维修区维修。保时捷1号车与丰田的7,8两车在第一集团。丰田9号车组圈速不太理想。

维修一个小时后保时捷2号车组重返赛道,此时距离最高组别LMP1-H里最慢的9号车组也已有着10圈以上的差距,对于此时的2号车组来说,完赛即是胜利。全场领跑的丰田7号车组此时已经拉开第二40s差距左右,优势十分明显。保时捷1号车组仍在和丰田8号车组争夺第二的位置。

比赛进入到夜晚,部分观众开始休息,赛道上超车逐渐减少,缠斗也不那么激烈。小林可梦伟驾驶着丰田7号赛车,圈速很快很稳定,不断扩大着优势。不过却因一次常规的进站,丰田7号赛车突发机械故障,离合器出现问题,发动机失去动力。按照比赛规则,出现故障的赛车必须自己开回维修区维修,否则只能退赛。最终丰田7号赛车戏剧性地停在了“保时捷弯”,退出比赛,小林可梦伟走出赛车向车迷挥手致谢。

暂时无法播放,可回源网站播放

不巧的是没多久丰田8号赛车也遭遇事故回到维修区修理,此时LMP1组别赛车排序为1-9-2,保时捷首次取得了领先。

也许是丰田今年的运气依旧很不好,9号车不久后也与一辆低组别赛车相撞,轮胎爆胎,最终也是退出了比赛。

至此,保时捷1号车组遥遥领先,比第二领先10圈有余,2号车组还处于全场第十几名的位置,丰田8号车组仍在维修区维修。

上天不只对丰田开了玩笑,保时捷同样也被戏弄。比赛进入最后4个小时,1号车组悠闲地“养生跑法”时却突发机械故障,失去油压,汽油机无法启动,靠着电动机艰难前行,最终停在了赛道上,退出了比赛。

此时全场第一居然是一台低组别的LMP2赛车,对于中国人来说更有意思的是这个车队是由成龙和车手程飞共同赞助的Jackie Chan DC Racing,此时保时捷2号车组距离全场第一有10圈,丰田9号车距离保时捷2号车组10圈。

LMP1-H组赛车每圈可以比LMP2组赛车快上10s,每圈大概需要3:30s,差10圈就是差了35分钟,要追上就需要210分钟即三个半小时,这是在什么突发状况都没有的情况下,距离比赛结束只剩4个小时,如果2号不能追上那台LMP2赛车,那么全场冠军就会是一台低组别赛车。不过最终比赛并没有出现奇迹,2号车组顺利超过了LMP2赛车成为全场冠军。

比赛末段,阿斯顿马丁和雪佛兰两家一直缠斗到了最后两圈,雪佛兰领先,但没有更换轮胎,意味着过弯会更加吃力,紧随其后的阿斯顿马丁在每个弯角都试图超越雪佛兰,雪佛兰只要稳住这最后一圈不被超越就是最终的胜利者。勒芒赛道的最后几个弯是需要走切线,最后一个弯需要先全刹车,然后进入直道冲线,也就是这个弯,雪佛兰因为轮胎原因刹车还是十分吃力,阿斯顿马丁趁此机会成功超过,在距离终点线100m的地方成功完成逆转。

暂时无法播放,可回源网站播放

保时捷2号车组最终以全场第一的身份冲线,领先第二的Jackie Chan DC车队仅5分钟。